林修齐整理了一下腰间玉穗,正了正衣领,转身开启阵法。

“林道……”

房间门前站着一个少年模样之人,本欲出言问候,看到林修齐的一瞬却愣在了门前。

此人十六七岁年纪,头戴仙纹銮玉紫金冠,长发如墨,整齐地散在背后,皮肤白皙得如同绝世美玉毫无瑕疵,一对星眸澄澈明亮,眉宇之间尚有一丝稚气未脱,五官俊美到了极致,更兼有一种天然的高贵之感,却没有俯视一切的冷漠,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种亲和众生的感觉。

俊美的程度与凤菩提不相伯仲,只是风格不同,但和自己比起来……啧!有什么好比的呢!

有趣的是,此人同样是一袭白袍,若是仔细比较……撞衫了。

俗话说得好,撞衫不可怕,谁丑谁尴尬!

少年的目光先是久久地停在林修齐的脸上,恍惚了一下,注意到了衣着,随即露出羞恼之色,心中责怪十全,为何没有提及此事。

林修齐猜到此人的身份了!

少年看似青涩,但气息比十全还要飘忽,这等修为除了十尊者之首,玄奇仙尊外,绝不会有第二个人。

还有另一个身份不得不提,玄奇是玄玉的双胞胎弟弟,也是个六千五百万年的老怪物。

“阁下可是玄奇道友?”

清纯软萌和服少女

“正是!见过林道友!”

玄奇的相貌与玄玉略有神似,却完全没有傲慢,谦逊温和,还有一丝不习惯与陌生人接触的羞涩。

若非修为通天,就算说是哪位强者的小童也毫无违和感。

“不知道友此来,所为何事?”

“不瞒林道友!听闻你成功进入玄玉宫,玄奇实在很好奇,特来一见!”

“呃……道友找到答案了吗?”

玄奇脱口而出道:“嗯!方才有一瞬,我甚至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答案!”

林修齐的目光变得警惕,难道这家伙对自己的喜好并不坚定?对!一个六千五百万岁的老妖怪还有什么可坚定的,一定是男女通吃。

“既然道友只是为了见林某一面……”

“不!还有一件事!”玄奇青涩一笑,道:“听闻林道友阵法造诣惊人,连现任阵祖之女都自愧不如!玄奇想请道友去四族一游!”

“这……可以随便进入四族吗?”

“丹符阵器四族与我娲族世代交好,关系亲密,加之玄奇自幼喜好技艺之道,常年留在四族之中,我来带路,可畅通无阻!”

“这……”

“若是不方便,玄奇下次再来!”

林修齐一听,这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啊!

他本是不想去,至少阵族未必会欢迎他,毕竟自己得了阵祖传承,谁会愿意一个外人得到先祖真传呢!

但,这件事躲不掉,总有一天要面对。

“有劳道友带路!”

“如此甚好!待我与十全兄交代一声,请稍等片刻!”

“好!”

林修齐转身回房,摇头一笑,这玄奇还真个有趣的家伙,此刻就在十全洞府之中,还需要找刻意招呼吗?

几秒钟后,阵法再次被触动,林修齐重新出门,玄奇换上了一身皂袍。

翩翩佳君子,陌上人如玉。

玄奇还是很帅的,若眉宇间那一丝稚气消失,一定更受欢迎,但技艺师需要保持好奇心,相由心生,林修齐倒是很欣赏这一点。

“好了!我们走吧!”

“可以选择先去哪一族吗?”

“当然!玄奇只是向导!”

“那就烦劳道友先去器族吧!”

……

三域并立,宝鼎天成。

灵雾蒸腾,流霞万彩。

器族所在之地分为三个区域,一域悬于**之中,一域深陷熔岩之下,一域浮于九天之上。

三大区域接壤,以空间屏障阻隔,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圆形区域,面积广阔,具备炼制任何宝器的条件。

最引人注目的是,三域交界处的上空,有一团鼎炉形状的仙云凝聚,名曰仙云鼎,也有人喜欢称之为仙鼎云。

传说出炉之器品阶极好之时,仙云会浮现出绚丽的色彩,但貌似需要特殊的炼器手法,已经很久没人点亮仙云鼎了。

今日,仙云或许不会亮起,但器族修士的心情已经起飞了。

玄奇和林修齐降临,引发了举族围观,万人空巷。

平日里,玄奇在四族备受敬仰,在年轻一辈心中甚至隐隐超越了本族族长。

技艺高,实力强,最重要的是……长得帅。

一些正太控的男男**对凤菩提的尊界第一美男称号发出了质疑,认为玄奇才是第一。

此时此刻,他们觉得自己还是太年轻。

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出现之后,所有人的眼睛就像是追光灯,完全打在林修齐身上,玄奇在一旁纯粹是蹭热度。

甚至有几个女孩暗中商议把玄奇引走,这样记录下来的影像就更有纪念价值了。

别说是其他人,玄奇也很尴尬,自己身为技艺大师,却在聊天中经常看着对方走神,尴尬得可以用脚趾抠出一座洞府了。

就在这时,身材魁梧的现任器祖飞了过来,恭敬地施了一礼,道:“见过玄奇道友!”

“器族长,这位是林修齐林道友!”

“果真是林道友!方才我还在猜测呢!见过林道友!”

“见过器族长!”

“林道友驾临,乃我族荣幸,不知道友想先参观哪一域!”

“不急!我想先见一个人!”

“哦?是哪一位?”

器祖心思活络了起来,莫不是在无终之地中哪一个晚辈给林修齐留下了深刻印象?

林修齐看似只是玄玉宫的一位仙尊,但凭借踏足玄玉宫这一点,从某种程度来讲,地位就足以和玄奇相提并论。

器族可是靠玄玉罩着的!

“我想见……嗯?”林修齐神色一顿,微笑道:“找到了!”

众目睽睽之下,林修齐的身影凭空消失,器祖惊讶地看着玄奇,玄奇眼中也闪过一丝疑惑。

林修齐的速度极快,一瞬间失去了踪迹,连神识都探查不出,视觉也没有捕捉到任何线索,完全得太突然。

恐怕此人比想象中的还要强大!

……

“这些玄武晶明日正午之前要用,全部熔掉!”

一个器族男子语气冷淡地说了一句,将十七枚黑乎乎的结晶扔到一个青年脚下。

青年相貌俊朗,脸上却沾着一些灰尘,看起来有点脏,应该是久在炉旁造成的。

他一块块捡起结晶,默默地点了点头。

“哼!给家族造成了这么多损失,还赖着不走,真是不要脸!!”

男子骂了一句,身旁一个相貌姣好的女子附和道:“是呀!我要是你,早就吞鼎自尽了!”

“若不是无名少主有令,我早就打断你的手脚了!也不知道你爹娘是怎么教的!呸!”

男子越骂越怒,忍不住啐了一口,女子连忙拉住他,道:“师兄!别这样!养伤……岂不是便宜了他!”

“对!师妹说的太对了!”男人谄媚一笑,变脸般说道:“这里了有一箱混金沙,提纯好了给我,明天一起来拿!”

“做不完!”青年平静道。

“还敢顶嘴!”

男子抬手就是一巴掌,青年想躲,却有“哗啦哗啦”的声音想起,竟是被一条无色锁链锁住了双脚。

“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青年的半边脸被打得通红,高高肿起,但出手的男人不怕,以仙族体质,三分钟便可以消肿,若有人问起,说是炉温太高就是了。

杀伤力不大,侮辱性极强。

青年背在身后的拳头用力握紧,强忍怒意,没有发作。

“哎呀呀!混得不怎么样嘛!”

一个戏谑的声音响起,三人神色一凛,却没发现任何人。

尤其是出手的男人,左右看了几次,也没发现异常,却在第五次转头之时,瞟道青年身旁凭空出现了一个人。

三人先是一惊,旋即愣住了。

世间怎会有如此俊美之人!

面容姣好的女子露出痴迷神色,据保守估计,撞死在心房的小鹿足够族人吃三个月。

“啪!”

林修齐双手拍在青年脸上,把对方的连脸挤得快变形了,微笑道:“连我都认不出来了?”

他的声音太动听了,原本是一句玩笑式的质问,听在别人耳中却像是一生挚爱久别重逢的小抱怨一样。

此时,玄奇出现在半空,器族和族中强者纷纷赶到,他们听到了方才的对话,却不知二人关系如何。

“公,公子!!”

被锁住的青年正是当年先一步飞升的小龚,自从失去了灵虚鼎,他的地位一落千丈,如今只能在器族做下人的工作,处理原始材料。

但,谁都知道这家伙活不了多久,因为他欠器族太多了。

玄奇听到“公子”二字,心中暗呼糟糕,谁知道林修齐和这个小家伙有关系。

若是一周前,龚继泽养尊处优,四处作死的样子被看到还好,如今这般模样,一定要好好解释才行。

“龚继泽!”

“到!”

“跟我走!”

林修齐不知道以往种种,只看到了与自己有百多年交情的小兄弟在受苦,但出于疑惑,他没有动怒。

“林前辈!你如此行事……恐怕不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