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万多人聚集在一起,自然是混乱嘈杂。众人翘首以待的目光中,白虎书院的主人穆成书从天而降,作为圣族贵客,真仙境的高手,白虎城给予了他不少特权,包括在白虎城自由飞行。众人望去,那是一位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身着青衫长袍,留着山羊胡子,目光柔和,面色平静。

众人怀着激动崇拜的心情看向穆成书,原本热闹的场面更是人声鼎沸,处处惊呼。穆成书一手背后,一手在面前凭空写了一个‘静’字。那字闪烁着璀璨金芒飞入空中,突然爆裂开来,化作点点星光笼罩整个考场,瞬间一切都安静下来。参考的众人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发不出一丝声响。穆成书的神仙手段,瞬间震慑场。

高处眺望此地情景的楚天机不禁回忆到,当初自己万里驰援东方烛照时,穆成书挥手之间便将苗小寒所在的苍狼部族,从真仙舍命一击的十方俱灭恐怖毒功中保下。

“哎,穆先生如此人才可惜不能为我所用。”楚天机对身边的人感叹到。

“岳父大人,穆先生刚才那是什么手段,像阵法却又是不阵法。”凤飞梧在一旁问到,即便他原来也是从仙灵界下来的,却从未见过这种手段。

楚天机的眸子里满含羡慕之色,“那是仙灵界儒家文道修行到一定水平所能达到的奇妙境界——文以载道,能与之相提并论的只有仙灵界法家的‘言出法随’境界。可惜我蛮荒界文脉衰弱,这两种境界从未有人领悟。”

“穆先生能领悟‘文以载道’的境界,在仙灵界儒家的地位恐怕不低吧,为何会远来我白虎城讲学?”凤飞梧继续追问道。

“当年圣族甚至允许他在中央圣域创办学院进行讲学,不过他最后还是选择了西方域白虎城,其中缘由我也不知。”楚天机摇了摇头,这可能是穆成书自己的秘密,他又如何得知。

凤飞梧自然知道穆成书的实力,只是不理解圣族的态度,“穆先生毕竟是仙灵界人,为何圣族如此信任他?”

“穆先生学识渊博,阵法炼器炼丹之道无一不通,当年年纪尚幼的圣女身患怪病,圣族穷尽一切办法都无法将她治愈,甚至是元仙之上的恐怖存在也束手无策。这个时候穆先生刚好达到了日月城,听闻此事并主动请缨,竟然真的便将圣女的病给看好了。圣族自然对穆成书感恩戴德,并且对其学识水平深感佩服。”这些关于圣族的消息本属于机密,不过楚天机并没有瞒着凤飞梧。

二人停止闲聊将目光又放回白虎书院之中。

“今日考试规则如下。”穆成书没有拖沓直接进入正题,“待会儿你们所有人都会进入周天星斗大阵,考试时间为三个时辰,三个时辰之内取得积分最高的八十人便可被白虎书院录取。”

笑靥如花倾城热裤美女

众人闻言心中依旧有着不少疑惑,周天星斗大阵是什么?怎么才能取得积分?然而穆成书并没有解释,进入周天星斗大阵后他们自然就知道了。

穆成书一挥手,一座巨大的白玉碑从他身后升起,那白玉碑高达数丈,光滑平顺,上面是一面空白。穆成书依旧没有解释着白玉碑的作用,而是再一次挥手。

提前布置在广场之下的阵法瞬间发动,参考众人瞬间感受到变化,叶霄环顾四周已见不到任何其他考生的存在,而他的头顶并不是晴朗的天空,而变成了星光璀璨的夜空。

这种改天换日的阵法手段令叶霄欣羡不已,不知道何时自己的阵法水平能由此成就。

叶霄抬起头来,星空中的不少星辰都化作流星朝地面坠落。然而并没有一颗流星飞向叶霄。“这些流星就是考题吗?”

当叶霄的意念集中在天上的某一颗星辰之上时,竟然隐约发现那星辰剧烈摇晃着,然后化作流星朝叶霄飞奔而去。然而所谓的星辰不过只是一个光球,被叶霄抓到手中时变作了一个苹果大小的光团,叶霄意念再次与之接触脑海里便出现了一些信息。

“炼丹类二星考题,价值两分。毒龙草乃是一种剧毒的灵草,然而却是凝血丹的主要材料之一,是凝血丹中的哪一味药草抑制了毒龙草的毒性?”叶霄看见考题的瞬间便懵了,他瞬间明白了天上的星辰就是一道道考题,而化作流星便说明有人选择了那道题目,即便叶霄这几天狠补了不少蛮荒界的常识,然而面对这种丹药类题根本就是毫无头绪。

“这道题还是放弃吧,不是我所擅长的。”叶霄瞬间有了决断,松开右手的瞬间,那颗星辰又重新升上了天空。叶霄抬头看去,有着许多星辰跟他手中的这颗一样重归天空,应该是没有被人解答出来。

叶霄更换目标,将目光转向另外一颗较小的星辰。

“炼丹类一星考题,价值一分。火属性的灵丹用哪种玉材制成的容器储存最能保存其药效?怎么还是丹药类的题目!”叶霄两眼一抹黑,“不行,那片星空可能多是丹药类的题目,我还是换一个区域吧。”

叶霄果断做出了最明智的选择,将目光转向另外一篇星空,选取了一颗硕大的星辰。

“炼器类五星考题,价值十六分。匠神鲁赫曾铸造的仙器中,哪一件使用的材料最为稀有,该材料是通过怎样的方式进行炼化的?”叶霄再次傻眼了,匠神鲁赫他听过,那是铸造天纬十一曜这种绝品魂器的大牛,可是他还炼制过哪些仙器,其中那种材料最为稀有,该材料是通过怎样的方式进行炼化?这也太难了点吧。

不断的从夜空中搜罗星辰,不断的放手,时间一点点流逝,叶霄竟然一分未得。“这考试也太难了点吧,莫不是我真的要走后门?不对,既然有炼丹类和炼器类的,没有理由不设置阵法类的题目。”

“常识类一星考题,价值一分,荒古七灵是哪七种荒兽?”叶霄看见题目时,激动的手抖了起来,终于终于出现了一道自己知道的题目,当初探索白泽洞府的时候,姬昊便给他讲过荒古七灵的事情。“白泽,毕方,貔貅,獬豸,英招,角端,飞廉!”过目不忘对于修行者来说,并非难事,叶霄从未像现在一样觉得那个已经死去的老头子这样可爱。

手中的星辰化作星光进入叶霄的‘准考证’中,一个记录了叶霄编号与姓名的玉牌。叶霄的积分终于从零变成了一。

外界之中,两万多考生站在原地东张西望,有的人窃喜,有的人遗憾,嬉笑怒骂,表情丰富,阵外的观众自然知道这两万多人是陷入了阵法之中,他们无法知晓这两万多人经历了什么,却能从穆成书背后的高大白玉碑看到优秀者的表现。

“第一名已经三十六分了!第八十名才四分。”两个看热闹的老者在茶楼上悠然品茶。

“考试时间是三个时辰,现在还早得很。不过这第一名的名字我好像在哪里听过?”另一个身着灰衣的老者说道。

“所以说你是老来多健忘,木不凡不就是那个二等部族金睛火鸟族的炼丹天才嘛,看来穆先生这次出的考题跟炼丹有关吧。”白衣老者回答说。

灰衣老者摇了摇头,“不对不对,你看第二名夜华,乃是夜魇族的阵法天才,这次的考题恐怕不简单。”

两人闲谈之间,又一个名字异军突起,直接冲到了榜首。

“楚红尘?怎么会是楚红尘?”两位老者面露惊讶之色。楚红尘也是楚天恩的孙子,乃是白虎城风云人物楚青蓝的弟弟,以楚红尘的身份自然能轻而易举的获得族内的保送名额。然而由于楚青蓝两年前年乃是自己考上的白虎书院,楚红尘不愿落于其后,也选择了自己去考试,但昨年竟然落榜了,而今年似乎做了不少努力,积分已经高达五十分。

白虎族人对其多是夸赞,但外人却对其无比反感。白虎族人本就占据了二十个宝贵名额,你还来跑来跟其他人争夺剩下的名额,这不过分嘛!

周天星斗大阵中的叶霄累死累活在常识类题目中取得了三分,此时却已被前八十名考生远远甩在了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