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九有学院的院长大人与两位女巫在办公室讨论学校对郑清处罚是否过重这件事的时候,整个问题的核心人物,郑清同学,则又变成了猫,溜到了贝塔镇。

因为被学校扣了一个‘留校察看’的处分,郑清感觉有点委屈。尤其是当周围所有人都在为他抱不平的时候,他觉得更委屈了。

所以他打算今天放飞一次自我。

既然做人委屈,那就不做人了,当猫去吧。

抱着这个念头,例会结束后,郑清回到宿舍,躲在自己帐子里喝下了一支变形药剂,然后趁着其他人不注意,顺着阳台悄悄溜了出去——也不是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郑清溜走,啪在胖子床铺上的肥猫团团,就瞟见了黑猫溜出去的身影。

只不过作为一只有理想有道德的灵猫,团团是不屑于背叛同胞,做一只告密猫的。

所以它只是抖了抖胡须,把耳朵扯的稍微平了一点,然后眯起眼睛继续与周公见面。

离开宿舍,郑清先去猫果树转了一圈。

不知是不是因为临钟湖附近气氛紧张,猫果树上只零零散散挂着几只野猫果,郑清熟悉的那些宠物猫们都不见了踪影。

嗅到空气中那股潮湿的气息,听到不远处灌木丛后传来的临钟湖汩汩的水声,郑清果断转身,离开这片令人伤心的地方。

黑猫能去的地方不多,猫果树是一处,飞苑是一处,偶尔管理员松懈的时候,宠物苑它也可以溜进去转一圈。

但是今天,上述那些地方黑猫都不打算去。

萌萌哒双马尾小妹妹游乐园美拍

它穿过低矮的灌木丛,顺着墙角,七扭八拐,很快便来到学府的一处侧门。门外便是贝塔镇步行街,正常上课时间,这座门的开启时间是早上七点至九点,下午五点至七点,如果有特殊情况会略作调整。而在周六日,因为学生较多,这座门要到晚上九点钟以后才关闭。

现在是周日晚上八点半,距离关门还有半个多小时。

黑猫觉得自己应该有点冒险精神。

虽然是晚上,但步行街上行人依旧不少。年轻男女巫师们把握住这个春天的尾巴与周末的尾巴,成双结对的腻在一起,欢声笑语此起彼伏,与黑猫此刻的心态完不匹配。

于是它顺着墙角一路小跑,始终朝着远离欢歌笑语的地方跑去。

不知跑了多久,周围终于安静了下来。

街上变得有些冷清,来来往往的行人少了许多,穿着也破破烂烂了许多,不论男女,他们都往来匆匆,极少停下脚步。周围的气氛里然没有了步行街上的那股悠闲与轻松。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混合了药渣、猫尿与木头焚烧后的气味儿,异常刺鼻。

黑猫躲在一块石敢当后面,透过缝隙向外望去。

破旧的招牌挂在充满锈迹的铁链上,风一吹,招牌上的头像都会发出一阵阵有气无力的惨叫。许多玻璃窗都碎了,却又被人用纸带黏在一起。布满霉斑的木墙上,有许多雨水冲刷后留下的细长白线,仿佛一个晚期的白癜风患者,蜷缩在这片阴暗的角落里苟延残喘。

这里是贝塔镇北区,黑猫心底恍然。

虽然早已有了放飞自我的打算,但郑清之前并没有来北区晃荡的想法。毕竟他现在还是一只猫,在贝塔镇其他地方还好说,在北区的话,他很怀疑自己会被某些饿极了的戏法师捉去炖龙虎斗。

但仅仅后退了一步,黑猫便停了爪。

北区又怎么样?饿极了的戏法师又怎么样?他们再凶,能凶过那头八丈高的撒托古亚后裔?他们再狠,能狠过祥祺会的瑟普拉诺?

自己可是打爆过怪物、差点打死阿尔法学院公费生的男人啊!

就算现在是只猫,也不是贝塔镇北区这些区区戏法师们可以欺负的。自己变成猫是出来散心,而不是继续受窝囊气的!

想到这里,黑猫眯了眯眼睛,一扭身,便钻过石敢当与屋角之间的缝隙,钻入了静谧的北区街道上。

他在北区也是认识人的。开学前,他与萧笑等人曾经去过科尔玛学姐的俱乐部做任务,诚然,现在他是一只猫,但黑猫也与科尔玛有密切联系。他现在大可以黑猫的身份上门拜访,或许还能蹲在樱花酒馆的吧台上小酌几口。

樱花酒馆好像在一个叫蛊雕街的地方吧,黑猫一边贴着街脚溜达,一边回忆着路线。

话说回来,喝闷酒去北区的樱花酒馆,总要比步行街上的流浪吧安许多。那个流浪巫师平日里见他总是一脸笑嘻嘻,却总给人一种阴恻恻、黏糊糊的感觉。每每与他打交道,总有种伸手摸癞蛤蟆的通感。

“啪叽!”

在转过一处街角,即将抵达蛊雕街的时候,黑猫的爪心踩到了一个软趴趴的东西上。它抬起爪子,刚向鼻子底下凑了凑,便嗅到了一股带有浓重腥臭的刺激性味道。

“呕!”

黑猫鼓着眼睛,简直要把胃给呕出来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刚刚想到癞蛤蟆,脚底下就踩到了一只被剥皮去骨,浑身沤出白毛的两栖动物。郑清刚刚踩爆的,是这个可怜虫眼珠子。

只是一转念,它便知晓了其间缘故。

癞蛤蟆的皮与骨是巫师们常用的魔法原料,在魔药与炼金术中使用非常频繁。但癞蛤蟆的肉,却并不受巫师们欢迎,尤其是沉默森林边缘、寂静河畔的那些癞蛤蟆,肉里往往隐藏了诸多不知名的毒素或者寄生虫,即便是穷苦的戏法师们,也极少拿它们果腹。

毕竟没有多少戏法师愿意掏几枚银角子,去买一瓶解毒剂,只为了品尝口感并不出色、味道也不鲜美的癞蛤蟆肉。

“我刚刚才给你飞只纸鹤……你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一个修长的身影出现在了黑猫身后,弯下腰,托着黑猫两条前腿把它抱进怀里,声音显得异常愉悦,但一眨眼,黑猫便被远远丢了出去,那个愉悦的声音便变得气急败坏起来

“呀!你身上是什么味儿?!”

直到懵懵懂懂的黑猫落地,一只青色的纸鹤才拍打着短小的翅膀,施施然落在了它的脑袋上。很显然,这是一次失败的纸鹤传信。

(天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