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峄山和赵金龙,悄声的聊着天,三人的队伍按照固有的节奏,向着前面进发着,虽然是有这样的美景,而且实时都会有新的发现,但是,三个人也都知道,这个位置,已经是一个高危型的位置了,战斗随时可能爆发,三个人已经都做好的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走在前面的凌星月,突然停了下来,后面跟着的章峄山和赵金龙,也马上的听了下来,三人慢慢的蹲伏在了长草中,隐蔽了身形,静静的听着周围的声音。

凌星月眼中,前方的空间,突然出现了不稳定的波动,很明显是有什么比较大的东西在运动,但是离的比较远,无法判断是什么东西,也不好说,是不是奔着自己这里来的,谨慎为好,凌星月还是停止了三人的移动,等待着看看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但是事情就是这样,你认为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就是一定会发生的,十几个身穿黑色皮甲的家伙,冲长草中,冲了出来,浓雾中,直奔凌星月三人而来。

两拨人的距离在迅速的缩短,这些黑衣人的样貌已经出现在了凌星月眼中了,没有什么侥幸了,这些家伙,就是奔着自己来的,让人惊讶的是,这些家伙,居然都在头上戴着一个整体的头盔,将自己的脸完的包了起来,眼睛,耳朵,鼻子,都在这头盔之下,不知道是怎么能够看到外面的,难道这是一种特殊的装备吗?

重楼派的修炼方式,强调实战才是唯一能够真正提高实力的关键,所以很多东西都是从实战的角度出发的,由于门派中,绝大多数都是刺客,所以,黑暗中,如何分辨对手,以及在黑暗中,如何与对手互相厮杀,都是重楼派特殊研究的方向,毕竟黑暗,才是杀手的主场,而适应黑暗,是每一个杀手必须要过的一道坎。

重楼派的解决方式,是用一个整体的面具封住自己所有的五感,而单纯的利用自己五感尽是知乎,灵觉的机密,来感应这个黑暗中的世界,换句话说就是,当光线尽是的时候,用看已经不能解决这样的问题,那么久用其他能够感知的方式,从另一个角度来感受世界.

他们头上戴着的这个头盔,呈现出一种菱形的结构,其实没有什么防护能力,但是这种头盔是用一种异兽的皮制成的,能够有效的将自己的灵感能力发散出去,使用上了这个头盔,之后,就算是没有训练的普通人,也能够在完的黑暗中,看出去十几步的范围。

而重楼派经过系统训练的杀手,则可以完不受黑暗的影响,一切都如同白天一样,这个头盔,让重楼派在这第二赛段,成为了非常高效的优势队伍,黑夜,浓雾,基本对他们没有什么特别的影响,最多只是让他们的行进速度没有那么快罢了,毕竟这个头盔它不透气,跑多了还是有些气喘的。536文学

这样的一支队伍,直奔着凌星月三人而来,明显的就是是不坏还以,这本无可厚非,参赛队伍,本来就是竞争的状态,干死你我就能够生出,所以你不用怀疑,除了你队伍里的人,其他人都是想要干死你的,但是凌星月奇怪的是,为什么这只队伍,对自己的位置,这么明确,按说,在这样的环境中,想要找个几个人的小队伍,那真是大海捞针一样的复杂,林草茂密,随便往哪里一眯,都不会暴露出来,就算是你贴身,都有可能错过,这可倒好,远远的这一队人,就直着奔自己三人而来,难道真的是三人放光芒了不成?

但是局势没有让凌星月有了更多思考,对方队伍还在比较远的位置,三道符就立了起来,三道狂沙符,在空中一闪,消失了,然后无数手指大小的石子,就从对面,打了过来。

看着对面这样毫无交涉的意图,一心想要将自己三人至于死地的态度,凌星月也是一阵冷笑,想把我们一口吃下去,那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么好的牙口,回头向着章峄山和赵金龙喊了一声“放杀!”这是队里的一个切口,意思就是放手杀,不留活口,章峄山和赵金龙自然是心领神会,浑身骨节毛擦,身形暴涨,一道红光,自小腹丹田,涌灌身一人双矛,大吼回应,“杀!”

穿着雨衣的活泼女孩

看着两人已经是准备停当,凌星月也是不再犹豫,刀芒闪动,长刀出鞘,迎着打过来的砂石,一道寒芒,正正的出了手。

刀芒涌动,迎向了符文所在的位置,猛的炸裂开来,将中间的一道符,击得粉碎,余势不消,刀芒继续向前,砍向了领头的万里云烟,万里云烟头上没有带着那个头盔,只是双目紧闭,凭着自己自身的灵觉,感受这世界。

灵觉中,一道淡蓝色的半月形刀芒,如同惊雷一般的闪过,直奔自己的面门而来,万里云烟也是多年战阵的好手,看着刀芒就知道对方是个硬手,不躲不避,右手一张一汽惊雷符在手上燃烧殆尽,左手,则是三只淡色细针,迎着刀芒,甩了回去,分别打向凌星月三人。

凌星月这时候,正在俯身前冲,准备杀入对方的阵型内,然后在有所动作。猛看到,空中三条波纹闪动,三只几乎看不见的毒针,向着自己这边三人袭来,自己的这一只好办,长刀开合,轻松的就隔开了这一击,但是打向章峄山和赵金龙的离自己太远了,根本来不及打掉了,只能是提醒一声,“小心,有暗器。”

两个狂战士根本就不在乎这种细小的暗器,周身血光并发,那些砂石,在打到他们两人之前,就已经被气劲迸飞了,但是这样的气劲,对于集破甲威力于一点的毒针,却是没有起到根本的作用,两颗针还是扑的一声,扎进了两人的臂膀。

万里云烟眼中一喜,要知道,这两只毒针,用的毒药非比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