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水无念尝试查看墨千珑视角时,却意外的发现——

“无法转场!这是怎么回事?”

墨孤城的视角同样无法查看,水无念心急之下,在风界随便挑了个人,转场过去,得知两人并没有回来,大家也奇怪他们怎么去了这么久,但却也没人收到他们的死亡通知。

其他几大阵营也找不到他们的影子,他们好像一下子就人间蒸发了!

水无念垂头丧气的回到日界,他现在有点明白半夏为什么总说自己笨了。要不是他判断失误,觉得反正双墨也要赶来救人,来回转场也没了意义,不如直接用倍速看到他们会合,结果这么一等……就把珑儿给等丢了!

花半夏毕竟是在这里待过一段时间,很快就大概想通了。她告诉无念,他们应该是去了什么视角无法看到的地方,这就类似于监控器,有死角,并不代表就一定是遇到了危险。现在担心也没有用,不如先把日界的进展看完,可能过一段时间他们自己也就出来了。

失去了强援,小房间内的四人虽然尝试了各种方法,却都无法逃脱,而次日一早,神内时雨就被选中了。

她身下的地板忽然高起,就像升降台一般将她升了上去。神内时雨反应过来的时候,地板已经升起很高了,她也不敢贸然往下跳。只是这么一犹豫的工夫,机关就再次将她与同伴们隔绝,被独自送入了上层房间。

“小雨——!!”佐佐木池也发出了一声悲愤的嘶吼。就在自己眼前啊……她就在自己眼前被带走,但他却什么都做不到!而他们都无比清楚,接下来等待着她的即将是什么!

不,一定还有办法的……他跪下来,双手几乎是疯狂的在地板间摸索。如果有什么机关,可以把地板升上去,一定要找到……这是最后的希望了!

“池也,你先冷静一点。”爱莉丝不得不蹲下来拉住他,“机关应该是在上层操控的,咱们就算把地板都撬开也没用!况且,小雨很机灵,她一定也会随机应变,找到办法保护自己的。咱们现在不能自乱阵脚啊!”

上杉菲丽卡没有大吵大闹,她只是默默攥着腰间的宝石护符,思考应对之策。

碎花裙美眉绿野丛林间唯美高清写真

花半夏拉着水无念,转场继续跟随神内时雨视角。

她被日界人带到了江冽尘的房间,带她来的人早早退下了,而江冽尘还没到,现在她正独自站在窗边,望着外面出神。

一想到他的赫赫凶名,她就不自禁的颤抖。而在这股几乎包裹住她的恐惧浪潮中,她又不得不努力劈出一条路来,她得让自己的脑子继续运转,思考着待会要如何应对,如何才能让自己免受伤害。

脚步声响起,一位身披华丽黑袍的男子,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房门口。

此人二十岁不到,右半边脸戴了一张纯银所制的面具,底色为土黄,当中又夹杂些状若闪电的长条纹,色彩红、蓝相间。

上端只挖出个洞孔,露出眼睛,下端也有半处开口留给嘴巴。面具以额头正中为分割,极是齐整,左半边脸看来十分俊俏,而经着意妆扮,也透出些诡异。

眉毛上撒了星星点点的金粉,眼皮仅在睫毛上端涂抹出一线暗红,眼角擦开一道灰色阴影,倾斜翘起,近眉毛末梢而止。脸颊深陷,以蓝色墨迹刻出个“乂”状符号,唇线一圈以黑色勾出,唇片却是分外苍白,形成鲜明反差。

头戴墨玉紫金冠,以黑貂毛衬里,四周镶嵌碎钻,一片血红宝石直贴至前额;身披深黑色长袍,衣料极具上乘,自腰及下,以金黄色丝线绣出一条条迤逦线纹,并镶有晶片,使整条丝线看来金光灿烂,耀眼生辉。

金片上又结有透明网状织物,衣摆拖着长长的后裙,同样是金银辉映。上身披一件暗红斗篷,前襟敞开,腰悬烫金缎带,搭配尽显威仪。

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门口,便已是隐然散发出一股君临天下之威,而这威仪中又充斥着无边森寒,仿佛他就是掌司生死阴阳的霸主,任何被他视为敌人的存在,都会被他毫不犹豫的送进地狱。

尽管早有准备,但在跨越千万年时空后,再一次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仍是令江烬空呼吸为之一滞,胸口就像是压块了沉甸甸的大石头,酸甜苦辣一齐向心中涌来。

此人,便是他为之赎罪千年的义父,也是当年在他的家乡位面,搅乱天下,遗留血债无尽,民众皆称为“第一祸世魔头”之辈——“七煞圣君”,江冽尘!

网友们不知他与天宫主人还有着这一层渊源,但在他出现时,弹幕同样沸腾了。

“好帅啊啊啊!![爱心][爱心][爱心]小雨干脆抛弃池也,跟他好了吧!瞬间萌上这一对了!”

“就知道又要有人三观跟着五官走了[鄙视]一个杀人魔王,就因为长得好看就能让你们激动成这样?”

“而且他为什么要戴面具,说不定另外半边脸很丑→_→”

神内时雨也听到了动静,知道他到了,吓了一跳,连忙转身,下意识往后退。

此刻映入江冽尘眼帘的,就是一张清秀的小脸,清澈眼神里还有着藏不住的恐惧。

“……”江冽尘半边眉头不易察觉的一皱。

之前的后宫负责人还算合格,伺候得好,又知他心意,但在近日的后宫斗争中,她却死在了另一个妃子手里。新上位的这个,简直是不遗余力要将前者留下的痕迹部清除。不但方方面面都要来个大换血,就连新挑来给他的女人,都被换了风格。

这女孩长得倒还算可爱,看起来也很乖。年纪稍微小点倒不是问题,在自己生活的时代,她这个年纪也足够成婚生子了。关键是……这副几乎显得营养不良的小身板,让他实在没什么“那方面”的兴趣。

但她既然来了,他也不想二话不说就让她走。于是走到茶几边上,随手倒了杯茶,拿去递给她。

他本意是安抚她,让她坐下喝茶,但神内时雨却更怕了,担心里面有药,不敢喝。

将她的心思猜到个大概,他在心底冷笑一声,也不再勉强她,一口将茶水喝干。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他竟是有些赌气向她证明“里面没有药”的意思。

“你也是被他们抓来的?”而后,他冷淡开口,声音中听不出情绪。

神内时雨弱弱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来了要干什么知道么?”

神内时雨做了个深呼吸,再次点头。因害怕言多必失,她仅仅做着机械式的回答。

江冽尘再问:“哪个阵营的?”

神内时雨回答后,江冽尘示意她过来外间的茶几旁跟自己一起坐,她不敢过去,还是瑟缩在原地没动。

“还是你想去那边坐?”江冽尘朝里间瞟了一眼,半没好气半开玩笑的逗她。

他视线落向的,就是房间里那张唯一的大床……神内时雨慌了,赶忙快步过来坐下。江冽尘瞟着她这畏手畏脚的小模样,不知不觉,玩味一笑。

接下来,他们就坐在茶几边聊天。大概是后宫里从没有这种类型的女孩,让江冽尘产生了几分新鲜感。对她,他竟是表现出了反常的耐心,一步步的引导她放松。

起初这种引导的效果并不明显,神内时雨还是很拘束,但渐渐的不知何故,她的眼神开始有些涣散,就像是她的人还坐在房间里,精神却被某种力量拉到了另一个未知世界。而那个世界,似乎是让她感到心安的,连带着那张由于恐惧而始终紧绷的小脸上,都慢慢泛起了几分柔和的色彩。

“有点不对。”花半夏突然指出,“她……应该是中了什么人制造的幻境。”

“幻境?是江冽尘——?”水无念的第一反应便是,这是某种他用来控制神内时雨的手段。

“不,”花半夏摇了摇头,“从他的反应看来,他应该也是不知情的。但让我困惑的是,这房里现在就只有他们两人,幻境究竟又是由何人制造的?”

“……我算是知道,无魂刃为什么这么关注日界了。”思索半晌,花半夏终是轻轻的吐出一口气,“看来这里并没有那么简单,这个突然崛起的阵营,还有着我们所不知道的秘密。”

日界的秘密,会和双墨的离奇失踪有关么?水无念心里“咯噔”了一下。说得难听一点,他和日界这些人都不认识,也并没有那么在意他们的命运。但如果这里的秘密还关系到珑儿的下落,那么,他们就不得不在日界再待久一些了——

这个时候,神内时雨好似从幻境中回过神了,睁大眼睛努力想看清什么,甚至用小手揉揉眼睛。

见她这样的小动作,江冽尘觉得有点可爱。不过奇怪,自己的引导怎么看都只能让她缓慢放松,却仍心有顾虑,怎么就在他方才说话间,安静聆听自己所言的她,像是思起什么重要之人似的,令其跳过一切步骤变得心安。

这个认知,让他对她更多了一些兴趣,莫名好奇,那个重要的人,会是谁——

“名字里有雨字,喜欢雨么?”问过她的名字后,他又随口问道。

“很喜欢。”神内时雨轻声回答,“雨声听起来就像是变化多端的乐章,属于天然的乐曲。”

“依你这话,莫非你也很喜欢听音乐?”江冽尘来了兴致,“那应该也喜欢唱歌吧?会一些乐器么?”

神内时雨应道:“我既喜欢听音乐,也喜欢唱歌,还会弹乐筝。”

“倒是挺多才多艺。”江冽尘戴着黑色织绡手套的手指轻敲桌面,“跟以往来的那些花瓶女生不同。”

“弹一段听听?”

“不过——”神内时雨本能的推拒,“我手里没有乐筝。”

他示意她去侧间拉开帘布,神内时雨感觉离他远些也好,以保安,于是照做,很快就发现了那里放置着一架乐筝。

“咦,这里居然真的有乐器,还是乐筝!?”或许是熟悉的乐器唤起了她的亲切感,神内时雨难得露出了一点惊喜的笑容,“江冽尘先生,也会弹奏吗?”

她的笑容,就像冬日里漏过树梢的暖阳,有一个刹那,他竟有些被这不染杂质的明媚晃晕了眼。

“不会。”回过神来,他又恢复了冷冰冰的神情,“对我而言,这就是个摆设,放着好看罢了。如果你喜欢的话,那我就将它赠予你了。”

“这个乐筝我不能要。”神内时雨正触碰着乐筝,手指在琴身上轻微扣紧了一下,拒绝的话语脱口而出。

这一句话,犹如是在他们初见松动的关系间再次划下了一道隔阂,重新将他推到了自己的安线之外。

无功不受禄,如果收了他的礼物,好像就真的跟他有了什么关系。而且她也不喜欢他说话的语气,每一句话都带着命令,就好像自己仅仅是被他逗弄着的一只宠物,并且天生就该依附着他存活一般。

还有他让自己演奏时的态度,也是将她当成了弹琴姑娘对待。他没有问过她的意愿,仅仅是那样居高临下的做着吩咐,这也令她深心抵触。

江冽尘原本只是随口一说,将一件可有可无的乐器,赠给一个自己稍有好感的人,根本在他心上激不起什么波澜。但她这不假思索的拒绝,却是令他的眸子倏地一冷。

他讨厌被人拒绝。在他的观念中,拒绝就意味着忤逆,而他要的,是旁人无条件的服从!

神内时雨也意识到了他身上散发出的危险气息,为缓和气氛,她连忙道:“我还是简单弹奏一曲吧。”

她坐到琴边,戴好义甲,手指轻弄拨弦,轻音奏响,乐曲渐入主题,悦耳曲声令身为听者的他为之陶醉。

她弹的确实不错,刚才那点微小的不快,就在乐曲声中被淹没了。

一曲完毕,江冽尘还让她过来为自己倒茶,再聊会天。神内时雨壮着胆子,当真就乖乖听话地去倒茶了,与他交谈起来。

“时间不早了。”末了,江冽尘再度开口,“你不用回去了,就留在这里睡吧。”

“欸?!”神内时雨被吓到了。

“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处理。”话落,江冽尘真就起身离开了,只留下她一人在房间里,这令她起初还很怕,但奈何太困,终是倒头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