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凌星月转头向着这赫尔汗说道:

“在袭击运粮部队的时候,我已经和萨满交过手了,击杀而来他们三位萨满,但是今天在城内的时候,我又遇到了一位,看来这次萨满们是真的倾巢而出了。”

此言一出,这赫尔汗脸上微微的变色,以凌星月的观察能力,这一点点的不同,完无法逃过他的洞察,凌星月心里已经明白了七八分,这赫尔汗应该是知道,这一次为什么草原萨满会倾巢而出,古身萨满车和博仁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会协助瓦剌大汗。

但是事关机密,凌星月也不好一幅什么都知道了样子,微微一收眼光,装作然无事的样子,这赫尔汗也是多年的老江湖了,心思一动而止,脸上的神色马上就是无常了。

“凌王爷居然能够击杀三位萨满,想来军中是有修道的高人相助了?可否请出来一见?”

“大汗说笑了,我这里确实有些朋友相助,但是您也是知道的,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也很难说现在他们在哪里。”

两个老江湖互相试探着,谁也不想先把底牌翻出来给对方看。但是局势却是不容双方多做这种试探,两个人正说着呢,殿外就有人来报:

“报,瓦剌大军再次突破大巴扎,兵指里兰区,现在哲理苏舜将军正在率领所部支援。双方十分焦灼。”

停了战报,这殿里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要知道大巴扎是一个非常要的节点,瓦剌士兵已经越来越适应巷战的节奏了,敌我的数量毕竟是相差了太多倍了,现在,这城里的有生力量,基本都已经开始上前线战斗了,连十几岁的孩子,都发了武器,作为了预备队。

但就是这样,瓦剌部队还是在步步推进,虽然他们也付出了几十倍的代价,但是一条人命就是一条人命,瓦剌部是职业的战士,而这赫尔这里,大部分都是平民。确实有一些精锐的战士,类似思图他们这样的,还有大商家的护卫,和佣兵,镖局,但是这些人实在是太少了,凭借着这样的小股精英战士,拖时间是可以的,但是想要凭这些战士获得胜利那是不可能的。

大家对这样的局势也是心知肚明,等着的及时大明这边的断粮机会是不是能够成功,但是没想到的是,断粮已经成功了,但是瓦剌就是不退兵。凭着一股子狠劲和一个幻术结界,咬牙死磕,局势成为这个样子,想来那一方面都是没能想到的。

听了战报,这赫尔汗微一沉吟,对凌星月说道:

白雪皑皑雪景美女美丽动人户外照

“凌王爷,和本汗走走可好。”

凌星月忙躬身行礼:“听凭大汗!”

说着,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向了古兰木塔。

古兰木塔城的最中心就是这座塔。所有的设施都是围绕着这座塔来建设的。皇宫也是后来添加的建筑,所有中心的中心其实就是这座塔。

古兰木塔是一座七层塔,与这赫尔这边的建筑风格不同,这完是一座中原风格的塔楼,八角塔,琉璃瓦垂詹飞沿,塔顶一颗金色的多宝顶,道道光芒。

整个塔占地不大,但是十分的精巧,上面的油漆描绘,窗户封贴,都十分的齐整,就像是刚刚打扫过一遍一样,整座塔含蓄内敛。

周围围了一圈的小广场,与其他地方不同,这一圈的小广场,地面是一种有点像琉璃的半透明黑色材质的石头铺成,与其他地方磨砖对缝的地面铺砖不同,这里的这个石头材质仿佛是一体的,根本就没有铺装的痕迹。没有人工的痕迹,仿佛是天然一块大石头,自然生成的。

这赫尔汗和凌星月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古兰木塔周围没有守卫,也没有伺候的内监,走到了这黑色曜石的范围之内,就剩下了这赫尔汗和凌星月两个人。

突然这赫尔汗开口了:“凌王爷,您看,这就是传说中的古兰木塔。”

凌星月抬头观望,看到的也就是一座塔,确实很精妙,但是从外边看,真的看不出有多少神异的地方。

但是凌星月不敢失礼,一方面,在这赫尔这里,这座塔可是无上的圣物,是这赫尔汗王权的象征与传序。

另一方面,思图与赵金龙已经详细的向凌星月说过了,这古兰木塔是如何一道光浪涌出,就摧毁了瓦剌的血腥卫和治愈了部的战士的,这样的神异,说是神迹都毫不为过,这证明这座塔里是有大能高人的

这赫尔汗也并不忌讳什么,侃侃而谈,因为这座塔的来历本就是个谜团,所以这赫尔汗说的也就是一般的版本,并不能说明什么。说着说着,话锋一转,直接说到了现在的局势。

“凌王爷,你看现在的局势若何呢?”

“实不相瞒,大汗,现在局势很危急啊,大明方面,收到的消息太晚了,现在就算是消息上报的中枢军部,一时半会调动军队也是来不及了,戍边的部队,能带过来的,我都已经带过来了,毕竟杯水车薪,能够对瓦剌断粮已经是我们能取得的最大的战果了。”

这赫尔汗点点头:

“大明军士,确实是鼎力相助啊,能用这样的军力对比,打的瓦剌断粮,说实话,我都有些出乎意料之外。”

凌星月一愣:

“大汗原来是不相信我们能够断粮瓦剌的?”

“不是不信,是不能信,以弱势的军力对抗瓦剌支援部队,断取粮道,这本身就不合理,要知道瓦剌军队征战多年,重兵集合,粮食的重要性我想是个人就知道把,鬼狐不是说着玩的,算无遗策,神出鬼没,才配得上草原鬼狐的名字,对于粮道,他一定是有着极为稳妥的安排,凭着你们戍边的这点部队,想要吃下它来,那是千难万难九死一生的,任何一个统领,都不能把这样一个最渺茫的结果作为一个参考的对象。”

“大汗既然不相信我们可以断了瓦剌的粮道,那大汗怎么会同意打开城门,放瓦剌进城?”